線下慘淡線上紅火,半數家具企業面臨洗牌?

近日,據媒體報道,河北某地家具城正面臨生存危機,一些家具制造工廠一度被關停,一些家庭作坊式的小廠家被徹底關閉。甚至很多地區的家具賣場中,幾百平方米的展廳裏可能只有三四名顧客在店內參觀選購。

然而,家具行業線下的慘淡狀況則與線上的紅火形成鮮明對比。根據8月31日京東數據研究院和南都消費研究所聯合發布的《2017年家居家裝行業網購消費趨勢報告》顯示,2013年以來,以京東為代表的互聯網家居家裝行業迎來快速發展,各項數據爆發式增長,2013~2016年,年複合增長率超過100%。

這樣的場景如果回到2012年還很難想象,因為在當年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劉強東曾疑惑地問京東集團副總裁、居家生活事業部總裁辛利軍:“網上能買家具嗎?那麼大的東西用戶不摸就下單好像不太可能。”上屋搬下屋,唔見一籮穀,召集親朋戚友做苦力固然欠下人情一大堆,找專業搬運公司代勞便安枕無憂未必,當然大部份搬運公司都提供完善的服務,但閣下仍然要花點心思籌謀,以免惹來一肚氣。

兩大因素或致半數家具企業面臨洗牌

8月22日,有媒體走訪河北某家具城發現,一些家具制造工廠一度被關停,一些家庭作坊式的小廠家被徹底關閉。而且曾經的銷售盛景也不再了,“雖然現在該地區的家具城數量仍然不少,但客流量比起鼎盛的時候少了許多。”一位當地人士表示。

“現在賣場租金年年上漲,如今即使是周末大賣場中的人流量也不高,線下門店的獲客成本不斷走高。” A家家具電商負責人吳瑞龍認為家具線下銷售的難點在於家具銷售渠道拓寬,對線下的競爭越來越大,“現在國家要求房產精裝修後交付給消費者,一部分的家具銷售額就被房地產分流了;裝修公司在做整體裝修的時候也會分流一部分市場;另外電商的銷售同樣給線下賣場銷售造成沖擊。”

據了解,2017年,家具行業的銷售整體不好。一方面是國家調整環保政策趨嚴致使一些環保不及格的中小型企業面臨被清理;另一方面則是房地產行業遇冷,作為房地產下遊的家具行業自然受到影響。大金冷氣1.5匹冷暖空調機 – 一級能源標籤 榮獲Good Design Award設計大獎,富時代感流線型設計 兩種靈活安裝方法 (窗台式及掛牆式) 超靜音運轉 (21分貝) 四季

“預計今年50%~60%的小作坊企業會被洗掉。”吳瑞龍透露,家具行業是一個區域性、門檻非常低的行業,三五人一起就能拉起來做出一個小作坊,而且在價格不透明的年代,家具行業曾經是風光無限的“高利潤行業”,“這個行業曾經魚龍混雜,一些區域的小經銷商是哪裏便宜就去哪裏進貨。”

電商標准推動行業向好發展

家具行業“觸網”進行線上銷售,最大的好處就是打破了行業長久以來價格不透明的痼疾,這或是導致線下賣場銷售不景氣的一個重要因素,然而據業內人士透露,其實目前電商在家具行業滲透率仍然較低。

A家家具是廣東的家具集團企業,到2014年才啟動電商項目,算是行業裏起步較晚的企業。如今A家入駐京東平台已經有三年時間,銷售額已經到達數億元,銷售額同比增長300倍,銷售覆蓋全國31個省市。對於A家家具在京東平台上銷量的快速增長,吳瑞龍認為有四個方面的因素,第一,與家具關聯性很強的家電是京東平台的優勢品類;第二,京東自營板塊的物流配送和安裝服務優勢;第三,京東線上營銷的能力;第四,A家可以利用線上數據為產品開發提供基礎。根據報告中的數據顯示,2017年1~8月已經有5000個中國品牌在京東平台實現了同比120%的增長。

雖然增速明顯,但滲透率還較低是行業目前的現狀。在業內人士看來,家具電商發展中遇到的最大問題就是物流和服務,而問題背後透露的則是行業標准問題。

“物流配送難就是因為不標准。”吳瑞龍談道,家具行業的標准會涵蓋很多方面,包括產品、安裝、配送和包裝等各個方面,當然核心的標准是產品品質。據介紹,京東家居家裝正在不斷建立和完善各細分品類中高於行業的標准,如攜手中國電器科學研究院下屬公司CVC威凱共同推出行業內智能馬桶蓋企業標准等等。

“行業的水太深,只有標准化了之後才能讓所有的消費者有一個可比性。”辛利軍說道,“我們不敢說馬上就能把行業的坑填完,但是樹立了行業標准,可以讓越來越多服務商和消費者沿著這個去嘗試。”

在中國家居建材裝飾協會秘書長胡中信看來:“標准的建立有助於消費者提高對品牌的認知度,也有利於有品牌的公司更加健康快速地發展。”吳瑞龍認為,現在的家具行業和十幾年前的家電行業非常像,品牌多而雜亂,經過幾年的洗牌後,行業可能會形成比較大的幾個品牌,每個細分品類也會形成品牌梯隊。

酒店文章

預覽:

李華生:尊敬的各位前輩,各位專家各位同行,有機會在這個舞台上發表演講,這將在我的職業生涯寫下重要的一筆,組委會給我的題目

很大。此刻讓我想起我在一年半以前,我出席世界國際參觀協會成立50年來首次在北京舉行的時候,我有非常深的感受,就是在全球一

體化中國大門打開之後,我們花了20年學習了國外酒店的管理技術和服務技術到了今天,但是,我們的品牌在投資,在資本,我們的行業

已經非常落後,在那次年會上,主題是東方快車目的地中國。來自世界旅遊與飯店的首腦們,他們在兩天時間內,懷著極大的興致強調

如何贏得中國的市場,到2020年中國將成為世界第一大旅遊目的地國,和世界第四大旅遊出境國,我們的同胞在境外消費超過300億美

金。但是由於我們在境外沒有一家飯店,所以沒有賺到一毛錢。外國人到中國去旅遊首選是海外品牌的酒店,這個是行業重大的失守,

這讓我們想起汽車工業。我們以犧牲品牌換取了一點點市場。在這種感受下我接受了飯店現代化的采訪,經過了媒體的報道,引起了

同行的關注,使我非常的高興,本次論壇關注的主題仍然是中國飯店的國際化和本土化的問題,我很感謝三天來業界的專家和媒體們,

懷著極大的誠意關注這塊市場的發展。我想講的問題就是這個題目底下的問題,就是中國本土飯店品牌舉起,或者是飯店業崛起的背

窮遊便是人生中必不可少的人生經歷,旅行過程不僅鍛煉自己的獨立能力,亦是心情發洩的一種方式,我們慢慢也會釋然很多東西,平時呆在家中長輩總是在我們心情鬱悶時建議我們出去轉轉,這也是不無道理可言的。然而出去玩需要準備的事情依舊是很繁瑣的,我們就需要制定好一個完整的計劃,打理好一切,如酒店的選擇,旅遊選擇的景點,以及走之前我們需要準備的生活用品都需要提前準備和打理。

後,我憂慮的東西。我重點關注五大問題,第一就是關於中國本土飯店品牌變化的趨勢和中國民族飯店的趨勢,第二個是關於本土品牌

戰略與企業飯店制度的問題,第三個是中國飯店標准,第四是產業體制與人才的問題,第五是中國飯店行業的虧損的認識。

中國民族飯店的崛起已經客觀存在,問題是這種崛起的不厚部分背後我們關注什麼問題,在規模與速度的之後,我們的產品,我們的營

銷,我們的取消,我們的品牌是不是相應的提升,我們有沒有能力抵抗來自海外的競爭,在2005年的會議上,我嚴重感覺到本土飯店的失

落,我們看到了巨大的

蛋糕,但是因為我們嚴重准備不足,市場的份額將被快速奪走。小小的三亞,短短兩三年之後有40家五星級酒店。按照這樣的國際品牌

擴展的速度,數年之內我們的本土的品牌將會失去高端市場和高端酒店。除此之外,在四星級以上的酒店,國際品牌已經全面進入,他

們擴大的模式是非常快的,完成了管理和壟斷,品牌進入和人才掠奪之後,中國飯店的民族產業的空洞化將實現,數據顯示,目前我們有

60%以上的酒店出現了經營性虧損。在我們贏得的利潤裏面,80%的利潤是20%的飯店創造的,這20%的酒店有60%的酒店是來自國外的管

理公司。大量通過外資並購我們的酒店,通過參股我們的酒店股份,到時候我們的現金流部分將會大量轉出去,這個時候就是民族產業

HK婚享 ,HW Bridal買婚紗後記,我要拖着最高貴的魚尾出嫁

空洞化,在我們一片繁榮的背後,將會出現我們的利潤薄得像一塊刀片。同樣中國的旅行社的企業,利潤率不足1%。飯店行業同樣是面

臨虧

損的企業,我今天演講的問題可能不涉及到粵海,因為粵海是涉及到粵海控股旗下的專業集團。粵海是盈利性非常好的企業,酒店板塊

發展非常好,我重點關注的是整個行業的情況。

第二個問題是本土品牌戰略的滯後,還有企業戰略的滯後,我們學習了20年,我們只是在管理技術和服務技術花了很長的時間,沒有人

關注我們的戰略,在五年前我們22家飯店裏面真正有品牌意識的沒有一個。因為他不是以品牌為紐帶,是以資本為紐帶,指導近幾年我

們發現了品牌發展的問題。同時在企業戰略的問題上,我們目前國內的20個集團裏面